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观帅老的博客

以诚待人,以德会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群【时光不老】我们不散(群号码107366753)创建于2017/3/9: 深情不抵久伴,时光不老,我们不散。感谢有你,一路相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的警察小外甥【转】  

2017-02-14 08:44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翔天,一个远房表姐的宝贝儿子。他还读小学时我见过一回,高中毕业后当兵两年,退伍后在儋州市一个派出所上班,目前正积极准备报考警校。
我去儋州市参加一个教研活动,为期一周。是家人告诉我他的单位和电话的。我也没怎么想要见他,因为时间太紧,还要抽空陪林志贤,而且我最怕和不太熟悉的亲戚聊天。
刚去的第一天晚上,志贤有事没能来见酒店见我,说是和扫黄活动有关。我在电话里笑着说:“我有个亲戚在你们这儿当警察,要我帮你忙吗?”
他哈哈大笑:“这儿的警察我全认识,不是夸口。干我们这行的,不多认识几个警察哪行啊?今天晚上不能去你那儿了,明天吧,来亲一个!”
放下电话,心想:你认识的警察多,说不定其中有几个和你都上过床了呢(哎哟!想歪啦)。
立时有了想见见警察小外甥的念头,反正今晚上也没事。
拨了小外甥的电话,老是占线。也许他也参加扫黄活动,正忙着吧。无聊中只好出了酒店,独自漫步街头,欣赏儋州夜景。
走回酒店时,小外甥回电话了。听说是我,电话里的他似乎很兴奋:“小表舅,我现在马上就过去。”
我站在酒店门口等他。不一会儿,一个小警察从出租车里钻了出来,跑到我面前。
哟嗬,十年没见,比我还高半个头呢。他腼腆地摘下警帽轻拍了我胳膊,算是和我打了招呼。
小外甥一头短发,阳光灿烂、英气迫人。不得了,发育得这么棒,简直是帅得不能再帅了。
“我刚下班,还没回单位宿舍就过来了。小表舅,你吃过饭了吧,我还没吃。”
“哦,我吃过了。打算现在吃吗?我陪你吧,”本来想见面聊几句就算了,但看得出来他是为了见我才这么匆忙赶过来,就多陪他一会吧。
“我想上去冲个澡再出来吃,好吗?”他看来很热。
进了卫生间,门也没关就传来哗哗的淋浴声,还边和我聊:“小表舅,你结婚了没啊?”
“没,早着呢,”我边看电视边回答。
“也是啊,你也才大我几岁。我今年要报考警校。”
“知道,你妈说过,你想当个警官。”
他手捧着警服,只穿着内裤就出来了。我瞥了一眼,没敢多看。就这一瞥之间,他的半裸身子让我心狂跳起来。
赶紧进了卫生间。 “小表舅,你也要洗吗?”
“洗洗吧,刚才走得出汗啦。”
脱光衣服,拧开水,正要洗,他走到门口说话了:“那你快点啊,我好饿呢。”
“行,你先去看会儿电视吧,我很快的,”我开始淋浴了。
这时候我竟然从镜子中发现他没有走开,而是退到门口的阴暗处偷看我。他以为我没有发觉……
我不动声色地冲完澡,关上水,听见他轻轻走开的声音……
喧闹的街头夜宵点,舅甥两人对坐着。我只点了柠檬汁,翔天要了一盘蛋炒饭、一碗瘦肉菜汤,边吃边聊。
“翔天,你有没有女朋友?”他是不是个小Gay呢?我心里狐疑着。
“你说呢,我还打算上学,怎么能分心交女朋友?”
“说的也是。对了,你是独生子,你爸妈一定希望你能回他们身边工作吧,毕竟儋州离咱老家好远呢。”
“咱老家没熟人帮忙啊,我能在儋州工作,还是拜托一位战友的父亲帮忙的。”
“是吗?能帮这么大的忙,你那战友和你的关系可不一般啊。”
我只是随口说说,没料到他竟脸红了起来,低下头没说话,夜灯下人显得异常腼腆俊俏。
他的表情明白地告诉我,他和那位战友的关系非同寻常。
算了,他到底是不是Gay我也不想再去猜测。就算是,我想我也不愿意和他扯上关系,毕竟是亲戚啊。
吃完炒饭,他慢慢地喝汤。“舅,我小时候你见过我几回啊?”
“才一回,好象是你小学快毕业那年吧。那时我正读中学。”
“可我后来还见过你的,只是你不知道而已。”
“哦,”我有点诧异。
“是的啊,我高中毕业后参加同学聚会,在街上看见你啦。只是因为和好多同学边聊边逛,所以没和你打招呼。可我一看见就知道是你啦,”他甜笑起来。
“后来,入伍前,我又在街上看见你,”他接着说,“你当时开摩托车,从我身边经过。”
我笑了,笑他有点天真。嘬了一口柠檬汁,“你当兵两年,期间没有回来探亲过吧?”
“那哪能啊,其实入伍前,我和爸妈去过你家,想道个别,只是你当时不在。”
“嗬,想起来了。我回家就听说了,而且听说是你拗着要来我家的,对吧?”
他又腼腆地笑了:“我想和你道个别,可惜你不在,”低着头,声音细细的。
我都没有和他真正见过面、说过话,他为啥要亲来和我道别?我还在琢磨着他的话时,他坐直起来大声说:“舅,我吃好啦。”
“哦,明天还要上班吧,要不要早点回去?”
“好的,我先送你回酒店,舅。”
酒店门口,他踌躇着,似乎不愿离开。 “怎么啦,翔天?”
“舅,有时间我带你到儋州各处逛逛,好不好?”
“白天没时间的,除非晚上。再说吧,我会给你电话的。”
躺下的时候,正想打个电话给志贤,侃几句再睡,一条短信息来了,竟然是翔天发的:
“舅,睡了吗?希望没打扰你。”
“正要睡,你呢?”我回他。感觉他挺想和我聊。
“我值夜班呢,就在你酒店附近巡逻。”
“哈哈是吗,那你得保护好我的安全噢,让我安心睡大觉。”
“行啊,只要你愿意,我随时随地都保护你。”
我一怔:这条信息好象在暗示什么啊。
我一时冲动,回了他:“刚才我洗澡时,你看了我好久,是吗?”
老半天都不回我,拨了电话过去,他手机竟已关了……
第二天晚上,拖着白天疲倦的身子洗完澡,林志贤敲开了我房间的门,俩人话也没说,从门口就互相撕扯着,最后蛇一般地纠缠在床上……
话说这二人都是美少,各干一遭已毕,搂抱而睡(此句摘自《拍案惊奇》卷二十六)。
不知睡了多久,我被***惊醒了,是翔天的:
“舅,我昨晚突然有任务,你现在还没有睡吧,要不要吃点宵夜,我请你啊。”
我一看时间,才十一点,可也不想出去:“白天太累了,明天还要早起呢,不好意思啊翔天……”
我话还未说完,身边的志贤伸了个懒腰,睡眼迷蒙中呻吟了一声。我大惊,伸手过去想捂住他嘴巴,可来不及了,这个男人性感的呻吟声已完全传入了手机里,肯定又传进了另一部手机的主人的耳朵里……
手机那边一阵沉默,终于挂了。我有点不安,拨了过去,他又关机了。
这个小外甥,真令我摸不着边际,这回不会又是突然有任务而挂机了吧。
我靠在床头,望着窗外朦胧的月色,回想翔天那阳光灿烂的短发和俊容。又转过身,看看身边继续熟睡的志贤,他全身赤裸斜躺着,被角盖住半条腿,诱人十足。
这个性感的男人和我分居两地,认识三年了,我们聚少散多。我只是在一次暑假时来儋州和他同居,其余时间都是他去找我。毕竟我的工作不允许我随便离开。他就不同了,他是当地最大的一家美容中心的小老板,另外还打理好几个理发连锁店。只有父母才管得了他。
我和志贤其实比好朋友更好上一层,可似乎又难称得上是恋人。想念归想念,却也没有那种牵肠挂肚、刻骨铭心的感觉。
志贤每天接触的人很多,难保没有出现令他心动的人,况且我们又不经常在一块。不过我想都三年了,能保持这样的关系还是令我满意的。
这么想着,兴致又勃勃Q来,忍不住伸手摸过去,从脸庞往下摸到大腿,摸到敏感的部位力度就加重一些……
他被弄醒了……
俩人又缠在了一块,气喘吁吁……
白天的时间安排得很紧,就算是午饭后也只休息半小时。晚上的时间我全给了林志贤;而他的晚上时间也都给了我。有时候半夜醒来不得不跑到另一张床上睡,因为若一翻身碰到他,两个人的下半夜就别想再睡了,第二天肯定没精打彩。我们都沉迷于对方的身体……
若不是偶尔在路上遇见一两个警察,我几乎忘了小外甥罗翔天了。直到我来儋州的第五天傍晚,回到酒店门口,看见一个小警察站在那儿,以为是翔天,走过去想打招呼,一看却不是。正打算进去,却发现这个小警察一直瞪着我。我一楞,这人怎么这么不对劲,我没招他惹他吧?也注意起他来。
这个小警察年龄和翔天相仿,他的帅气比翔天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只是冷若冰霜,眼中充满了恨意。
我正纳闷间,小警察豁然转身走了。
我也只当他是认错了人。
晚上还是和志贤欢聚。半夜里若饿了就出来吃点东西。约好要离开儋州的那天晚上,两人都别睡觉,尽情欢愉。
终于忙完了最后一天。傍晚,和主办活动的领导还有同行们聚餐后,疲劳地回到酒店。刚洗完澡,就听见门敲得好大声,敲门的人似乎很急促。应该不会是志贤。谁呢?
打开门一看,一个小警察,竟然就是那个瞪着我的帅警察。此刻,他的眼中不再充满恨意,而是惊慌失措,好象天要塌下来一样。
“你……找谁?”他的样子把我也吓坏了。
“我……我可以进来吗?”他好象喘不过气一样。
我把他让了进来,指着椅子问他要不要坐。
他坐下来后,话也没说,双手捂着脸,“哇”的一声哭起来:“大哥,翔天他……他……”哽咽着说不出话。
我惊呆了:“你是说罗翔天吗,他怎么了?你别吓我!”
“他……他不要我了,”小警察捂住脸继续哭。
“什么?”我看这小警察已经完全失了态,就静静地待他哭完。
一会儿,他似乎平静了下来,捂住脸的双手也放开了,眼睛红肿得很。
“翔天他没事吧?你是谁?”这时候傻子也能看出他们俩有感情纠葛,而且还不小呢。什么叫做“他不要我了”,哭得像个小孩子似的,还当警察呢。我不觉心里暗笑。
“我叫盛广军,是翔天的同事,以前在部队里我们是战友。”
这时我已毫无疑问,翔天和他是一对恋人。翔天就是通过他家的关系来儋州工作的。
“我和翔天的关系,就像你和林志贤的关系那样,甚至比你们还要好,”他接着说道。
我吃了一惊:“你知道林志贤?翔天知道我和志贤的关系?”
“哪个警察不认识林志贤?我们每个月都上门收他治安费的,只是听翔天说了才知道你们的关系。看他身边美女那么多,还以为他不是我们这种人呢。”
我给盛广军倒了杯水。
“那翔天又是怎么知道的呢?”不知怎么我心里有些不安。
“大哥,我不能没有翔天,我爱他,我知道你是他表舅,我……我不知道怎么说好,他……”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好象又激动起来。
“这么说你是要我帮你?我怎么帮啊,你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?你为什么不直接找他呢?”
“找他?我怎么找他?”听了我这么说,他越发激动,“我上哪里找他去?要不是你,他也不会离开我,是你让他离开我的!”
“你在胡说什么?你们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我有些生气。他一定发懵了才胡言乱语。
他喝了一口水,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。一会儿才说道:“小表舅,我可以随翔天这么称呼你吗?”我点点头。
“其实这也不能怪你,你完全不知情。小表舅,其实翔天他早就爱上你了,就在他当兵入伍之前就爱上你了。”
我一时呆了。
难道,就是翔天说的在街上见了我那两次?入伍之前一定要和我道别,其实是想见上我一面?“是翔天这么告诉你的吗?”我问道。
“在部队里,我和他好上了。可他告诉我,他真正爱的人是他的小表舅。他第一眼看见小表舅时,就完全被他迷住了。他好想好想,可那是他的长辈。他拼命想忘掉,可怎么也忘不了。”
我一阵茫然。我的小外甥,怎么会这样?盛广军的话也印证了翔天和我说过的话,还有他和我在一起时的神情。
“退伍后,他不想回老家找工作,不敢面对你。我就建议他来儋州,和我在一起。我们在一起过了大半年,好开心。可现在……当他知道你来儋州,就什么都不顾了。你知道吗,几乎每个晚上,他都在你房间的窗下守候着,你和林志贤怎么样,他能不知道?”
一个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另一个人深爱着,那是怎么样的感觉啊!我有些感动了,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“我本来也不知道你来了儋州的,那天我在他手机里发现了一个男人正在洗澡的裸照,以为他有新欢了,他这才告诉我他的小表舅来儋州了,他偷拍了小表舅的裸照。”
小外甥啊,我怎么会想得到你偷看的同时还把我拍了下来?
“翔天告诉我,他没法再和我一起了,他心里全是他小表舅。可我爱翔天,我不能没有他,”盛广军痛苦地低下头,手指插进发间。
“翔天现在在哪儿,我和你找他去,”看他怎么痛苦,我有点不忍心。
“小表舅,我对不起翔天,”盛广军抬起头,“我一时冲动,骂他忘恩负义、过河拆桥,我真不该那样说他,他一定恨死我了,我现在找不到他了,他手机也关了。”
我心里一阵感叹,这两小孩哪像警察啊,简直就是琼瑶故事里的痴男怨女。
“他现在不想见你是吧?你想他会去哪儿?”
“小表舅,我想我说的你还不明白,翔天他走了,现在一定不在儋州了,他辞职了,我就是没办法才来见你的,我不能就这么失去他。”
我大吃一惊:“你们就算分手也不用辞职吧,他怎么这么糊涂,他不是还要考警校嘛。”
“他一定恨我,恨我那样说才走的。我怎么能那样说他啊,”盛广军看着我,露出哀求的神情。
“你说他会回老家吗,要不要我带你找他去?”可又一想,翔天要是回老家的话,那不干脆来找我得了。“你说他爱我,可他又为什么不来找我呢?”
“你和林志贤这么好,他能来找你吗?”
我的小外甥啊,你现在在哪里?我有点担心了。
一阵轻轻的敲门声,我猛地想起该是志贤来了。哎呀,屋里还有个对着我哭泣的小帅哥,这下子他不误会才怪。
“是林志贤来了吧?”盛广军站起身来。我想这小警察还不太糊涂。
“小表舅,我对不起翔天,”盛广军抬起头,“我一时冲动,骂他忘恩负义、过河拆桥,我真不该那样说他,他一定恨死我了,我现在找不到他了,他手机也关了。”
我心里一阵感叹,这两小孩哪像警察啊,简直就是琼瑶故事里的痴男怨女。
“他现在不想见你是吧?你想他会去哪儿?”
“小表舅,我想我说的你还不明白,翔天他走了,现在一定不在儋州了,他辞职了,我就是没办法才来见你的,我不能就这么失去他。”
我大吃一惊:“你们就算分手也不用辞职吧,他怎么这么糊涂,他不是还要考警校嘛。”
“他一定恨我,恨我那样说才走的。我怎么能那样说他啊,”盛广军看着我,露出哀求的神情。
“你说他会回老家吗,要不要我带你找他去?”可又一想,翔天要是回老家的话,那不干脆来找我得了。“你说他爱我,可他又为什么不来找我呢?”
“你和林志贤这么好,他能来找你吗?”
我的小外甥啊,你现在在哪里?我有点担心了。
一阵轻轻的敲门声,我猛地想起该是志贤来了。哎呀,屋里还有个对着我哭泣的小帅哥,这下子他不误会才怪。
“是林志贤来了吧?”盛广军站起身来。我想这小警察还不太糊涂。
“小表舅,我对不起翔天,”盛广军抬起头,“我一时冲动,骂他忘恩负义、过河拆桥,我真不该那样说他,他一定恨死我了,我现在找不到他了,他手机也关了。”
我心里一阵感叹,这两小孩哪像警察啊,简直就是琼瑶故事里的痴男怨女。
“他现在不想见你是吧?你想他会去哪儿?”
“小表舅,我想我说的你还不明白,翔天他走了,现在一定不在儋州了,他辞职了,我就是没办法才来见你的,我不能就这么失去他。”
我大吃一惊:“你们就算分手也不用辞职吧,他怎么这么糊涂,他不是还要考警校嘛。”
“他一定恨我,恨我那样说才走的。我怎么能那样说他啊,”盛广军看着我,露出哀求的神情。
“你说他会回老家吗,要不要我带你找他去?”可又一想,翔天要是回老家的话,那不干脆来找我得了。“你说他爱我,可他又为什么不来找我呢?”
“你和林志贤这么好,他能来找你吗?”
我的小外甥啊,你现在在哪里?我有点担心了。
一阵轻轻的敲门声,我猛地想起该是志贤来了。哎呀,屋里还有个对着我哭泣的小帅哥,这下子他不误会才怪。
“是林志贤来了吧?”盛广军站起身来。我想这小警察还不太糊涂。
盛广军亲自去开了门……
盛广军开了门,看也没看站在门口一脸惊愕的林志贤,转身和我要了电话号码后就走出了房间。
林志贤进了门,正要说话,我摆了摆手:“你别问,我告诉你吧。”当下把两个小警察的事情全都说了。
“真没想到,你外甥这么爱你啊,你身上到底有什么好,我怎么看不出来。”
“去你的,现在不和你开玩笑,我得想法找到他。他把工作辞了,这可不是小事。”
拨了翔天的电话,还在关机,只好发了一条信息:翔天,盛广军来找过我了,我好担心你,你在哪里?
希望翔天开机时能立刻回信。
“我明天就回去了,可有点不放心这个小外甥,要是回去后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爸妈,不知会怎么样。”
“我看你还是有他的消息后再作决定的好。”
我点头称是。
林志贤把我拥到床上,在我耳朵边呵气,温柔地说:“我舍不得你走呢,再呆几天吧。”
“干脆陪我回去,和我玩一阵再回来,不也一样,”我勾着他的鼻梁说道。
“走不了,有件事情还得要你帮忙呢。听我说,你走之前给我的新店设计一个门面。”
“又有新店要开张啊,你行啊你。”
我大为感动。我知道志贤要我为他设计,纯粹是为了我们俩之间的情义,并不是说我是个设计师。他自己的设计就很棒,何况他手下的员工也不乏设计人才。
我心念一动:“志贤,不用设计啦,就用我们最初认识时那个理发店的设计,怎么样?我挺怀念的。”
“那都老土了啊,”他面有难色。
“仿古嘛,你稍稍改动得了,反正我喜欢。”
“好吧,你喜欢就行。我试着加一些流行的元素进去。”
“大体上和原来的一样就行,店里面的布置最好和以前那个一样,哈哈,”我翻身把志贤压在下面,“这样你就经常想起我啦,我的宝贝理发师。”
我和志贤整夜都没睡,也整夜都没关手机,担心翔天随时给我回电话。
倚靠在志贤的胸前,我竟然对小外甥牵挂起来。这小家伙,到底去了哪里,不会真的回老家了吧?可是回去他怎么向家里交代。
“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先找个地方让自己清醒,然后再做打算,比如找工作,”志贤抚摸着我的头发说话了。
“你猜的有些道理,哎哟,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我在想这些啊?”跳了起来骑在他的肚子上,捏着他的俊脸。
“哈哈哈哈,你那表情能瞒得了我,和我在一起,你还没这么分心过呢。”
“也是啊,我真的很担心他。”
“别告诉我你受感动啦,爱上自己的小外甥啦。”
“那可难说噢,也许会呢。”
“那我就不让你回去,我要你留在我身边。”
说完双手紧紧箍住我,翻过来压住我……
天快亮了,我们才有了倦意。
“志贤,一会儿送我到车站啊,我要在车上一直睡到家。”
“没问题……”
手机突然响了。我裸着身子跳下床,抓起桌上的手机一看,真的是翔天打来的……
“舅,是我,”一个近乎颤抖的声音。
“翔天,你在哪里啊,舅好担心你,快说你在哪里。”
电话那边很吵杂的声音。这天都没大亮,他去的什么地方这么吵。
“我在海口车站,刚下的夜班车,舅,你在担心我吗?”
“你跑海口去做什么啊,你好傻,好好的怎么把工作辞了。”
“舅,我本来是好好的,可现在……舅,我辞了工作也没后悔,真的,舅,我和他不可能了,我不想欠他的人情。”
“你知道他有多痛苦吗,快回来吧,翔天,听舅的话。”
“我可以回来,但不是为他。舅,我想发个信息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他挂了电话。
志贤躺在床上看着我没说话。
一会儿,信息来了:舅,情是何物?为什么我和盛广军两年多的时间,都抵不了我和你见过的两次面?
我一时呆了。我把手机递给志贤,让他看看。
志贤还了给我,说:“我不会回答,你自己来吧。”
以下是我和翔天的信息——
“先不说这些好吗?你在海口做何打算?”
“你在回避我吗?舅,假如我的问题让你困扰,那我不会再问了。”
“好吧,我只能回答,你的感情来得太突然,太意外,我想都没想到,也许不经意中我伤害了你,我很难过。”
“这都是我的问题,舅,你人好,我从没怪过你。”
“你为什么不把事情和我说就去了海口?”
“我没打算告诉你。我不能当你们的第三者。我先到住处再联系吧。舅,别告诉盛广军。”
“你在海口有熟人?住哪里?”
“这你不用担心。舅,再和你说句话,行吗?”
“说啊。”
“舅,我想你,想得心好痛。”
我在车厢里往外看见志贤仍然站在那儿,目送我渐行渐远……
心情好复杂。知道翔天的下落后,本应该放下心,可不知怎么心里越来越牵挂,也许翔天的表白冲得我瘁不及防。
思绪散乱。昨晚又没睡好,眼睛火辣辣的,靠在座位上半醒半睡……
汽车的喇叭声使我在迷糊中发觉车窗外天已大亮。翔天发来的三条信息竟然没有惊醒我。
“舅,我想过啦,我不会再逃避你。与其在异地苦苦思念,不如回去面对你。但我不会勉强你接受我。”
“我将来一定要回老家工作,和亲人们在一起,包括你,舅。我打算先在海口努力一段时间,也许会一年、两年或更长。”
“舅,如果追求是苦,这是坚强还是执迷不悟?”
我的眼睛潮湿了。翔天的这份深情让我内心涌起多年前自己初恋时所感受的巨痛。
“翔天,刚才舅在车上睡着了,没看见你信息。你到住处了吗?”我拨了小外甥的电话,不无牵挂地说道。
“舅,我以为你不想回我了。我现在挺好的,在同学家呢。刚才盛广军也打通了我的电话,可我没接。”
“你要在海口找工作吗?”
“恩,一边工作一边念大学,毕业了就回老家工作。我不能就这么没出息的回去。舅,我爸妈那边你能帮我说说吗?我担心他们受不了我突然辞职。”
“这个没问题。你既然这么决定了,就一定要做好。记住,自己要保重啊,舅真的很担心你。”
“我没事的,都当过兵的人了啊,我好开心,能亲耳听见舅舅关心我。”
已过中午,车快进站了。志贤的一个电话令我大为惊慌:
“盛广军一大早跑来我家里,什么也没说,又是哭又是吐。后来躺在我床上,也不肯出去上班。看他样子昨晚一夜没睡,都没个人样了,怎么办?”
“你告诉他翔天在海口了吗?”
“没有呢……
……小表舅,快告诉我,翔天到底去了哪里?“电话里突然传来盛广军颤抖而急促的声音,想来是他突然把林志贤的电话抢了过去。
“好吧,他在海口,早上下的车,说是在同学家,至于什么地址,我就真的不知道了,”没办法,我只好告诉他了,虽然翔天叮嘱过不让说的。
“谢谢你,小表舅,我一定会去找他的。昨天晚上我在酒店外面守了一夜,我以为翔天会去找你的。小表舅,下次请你转告他,说我求他不要恨我,我是冲动才那样说的,我不能没有他。”
“小军啊,他也许没有怪你,要是他真的不再对你有感觉了呢,你还找他吗?你自己也要冷静啊,别那么冲动。”
“我没想那么多,我只知道自己喜欢他,我就要去找他。”
这么突然的就陷入两个人的感情纠葛之间,实在好矛盾。发了个信息给志贤,想问问他的感受,半天也没回……
我没费多大劲就把翔天的父母说通了。只是这么大的事情他一个孩子先斩后奏,就有点嗔怪了。
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:
“舅,是我,我换了手机号码啦,只告诉你和家里,你别告诉其他人。”
我知道他的用意:“翔天,你别怪我,我告诉盛广军你在海口了。没办法啊,他整个人疯了似的。”
翔天那边沉静了一会,说:“舅,我刚和爸妈通电话了,他们不怪我啦,多谢你啊。”
“跟舅这么客气干吗?再说要不是我,你和盛广军也不会这样。”
“舅,别提他好吗?”
“怎么样?找到工作了吗?”
“还在找呢。有几份工的待遇倒是不错,就是没有多少时间静下心来看书。”
“你真的要念大学啊?”
“恩,打算考公务员,然后回老家工作。舅,我……我这都是为了能和你一起,但我也不想让你看不起我,我一定要有出息了才回去。”
“唉,翔天,我就这么值得你做这一切吗?也许将来我会令你失望。”
“那是将来的事了。舅,我更不能令你失望。”
“翔天,我把一个人介绍给你,你有困难就找他吧。你只要说出我的名字,他一定会尽他所能。”
“舅,我好想你,如果有时间,你能来海口看我吗?”
也许我去海口真的是想看翔天吧,周末真的去了,也是他正式工作了几天以后。
我告诉翔天父母,他不让捎钱去,说不缺钱花。
车站口,翔天又兴奋又紧张,仍是用手拍了我胳膊,算是打招呼,只是不像上次那样用的是警帽了。还是那么阳光、帅气,只是眼里多了一点幽怨。
“舅,那个韦云梢是你什么人啊,他对我可好了,一见面就塞钱给我花,还四处帮我找工作。”
“哈哈,是吗?”
“我现在在金盘工业区做保安,他还不让我做呢,说薪水太少,可我不介意。”
“你要的是时间来看书吧,哈哈。”
“是啊,哎,舅,他到底是谁啊?”
“哦,是个亲戚。”
“不对吧,他对我怎么这么好,没理由啊。”
“他是在报答我呢,小傻瓜。没我啊,他还上不了大学呢。”
翔天带我来到了韦云梢的家。
“哥啊,来海口也不说一声,就这么突然的袭击我呢,也不让我去接。”
我微笑着把行李递给云梢:
“你啊,大学毕业了就没回家,工作还顺利吧。”
“还行,要没你啊,我哪有今天。”
翔天在一旁,好奇又带些敏感地看着我们说话。
“你女朋友呢?怎么没见着?”
“我没叫她过来。”
“什么叫没叫她过来?你不是在和她同居吗?听说我来了就把人家赶出去了是吧?”
“哈哈,还是哥厉害。一会吃饭的时候再叫上她吧。”
翔天在一旁一直没说话,听见云梢有了女朋友,脸上似乎变得很轻松。
我们在火锅城坐等了好一会,云梢的女朋友才过来。
一袭素装,很清纯的那种美女。云梢给我们做了介绍后,她说:“梢常和我说起你呢,哥,他说要不是你,他现在还在老家守着橡胶树呢。”
“哈哈,现在农村里种橡胶树也发财啦,”我笑了。
“哥啊,你这个小外甥我还真搞不懂,一千多块钱一个月的工作不肯干,去拣了几百块钱的,哈,”云梢说起了翔天。
翔天没说话,微笑着看我。
“不管他啦,哈哈,我们开动吧,好饿!”我大叫。
饭后,云梢坚持不让我住酒店,说他家里还有房间,于是我叫他小俩口先回去,我和翔天先逛一逛……
“舅,梢哥和他女朋友好相配啊,”翔天绽开俊脸,甜甜地笑。
“我知道你刚才在想什么,担心我和他有什么关系是吧,你个小家伙。”
“我哪有啊,”翔天矢口否认。
“难道我还看不出来?你的想法都在脸上啦,”我笑骂着。
他羞得低下头。
“我敢保证,云梢也看出你的心思,不过没关系,他虽然不是我们这类人,可也挺了解我的。”
翔天睁大了眼睛:“舅,你说他知道你是……”
“早就知道啦,你也不用这么吃惊,他的为人你放心吧,”要是翔天知道云梢竟是我的初恋,而且我傻傻地爱上一个直男,不知道会怎么想。
人行道上成双成对,漫步的情侣渐渐多了起来。
“舅,其实盛广军的父亲也知道我们的关系。”
“是吗?那么他不介意你们啊?”我很诧异。
“他父亲很疼爱他,可是也对他说:你们现在怎么疯都行,只要不去杀人放火,我就不管。可过几年后你得给我娶老婆生孩子。”
翔天学着大人说话的语气和表情,让我忍俊不禁。
“那你怎么看呢?翔天,他那么爱你,也为你付出啊,”
翔天静了好一会,才说:“舅,和你在一起的感觉真好,这段时间,我真的没有想他啦,真的。”
“你们都好了两年多,你怎么可以说放就放?哦,我不是在责怪你,翔天。”
“没啥,我们在部队时我就说了,我喜欢和他一起,可没爱上他,他也知道我心里始终想着谁,”说这话时头转过来看着我。
“可你要知道,说不定现在在海口的某个地方,他就在那儿找你呢,他说过的。”
“依他的性子,他一定会来的。他认定的东西,会追求不放,这我知道。”
夜风徐徐,街灯辉明。
这时候感觉从身边经过的几个男人好象在注意我们,等我们转身去看,他们猛的扭头走开。
我们对视一眼,没有理会。
“舅,好想和你就这么走下去呢,”翔天拨了拨稍稍留长的头发。
“翔天,可别太让感情控制了自己啊。”
他没再说话。
好一会,才抬起头:“舅,和我说说你和林志贤的事,好不好?”
“哦,他以前在我们老家开理发店,我们就认识啦。他回儋州后,我们还来往的。”
“你很爱他吗?舅。”
“我们之间没说过爱字,只是凭着感觉吧。我想我们之间虽然没有暴风骤雨般的疯狂,可也是细水长流般的情感,这就够啦。”
说话之间,没注意一辆摩托车开上了人行道,车灯迎面照过来。等到我们有了反应,车已经冲到身前。幸亏当过兵的翔天动作敏捷,自己闪开前还猛推了我一把,可我的脚踝还是被车轮狠狠地擦过,火辣辣的好痛,继而惊魂未定地坐在地上……
从医院包扎后搭车回来。
云梢开了门,看见我在翔天的搀扶下一瘸一瘸的走进房间,吓了一大跳。
问清状况,担心万分地问我们:“没看清车牌号吗?是不是故意撞的啊?”
翔天扶我坐下,说:“车没牌,人也戴安全帽,没认清。”
“你们才来的海口,没得罪谁吧,会不会认错人啦?”
“谁知道,这下不能按时回去上班了,要拖累你呢,梢,”我好沮丧。
“你要没这事我也想留下你呢,哥,你几时才来一趟哟,伤口还疼吗?”
“刚才还疼,现在有点麻啦。”
翔天还在纳闷:“要是在儋州,显然是冲着我来的,我毕竟当过警察,也得罪过一些人,可这是在海口啊。”
“你当过警察?”云梢有点奇怪。我和翔天都没有回答他。
“小珊呢,不在家?”我突然想起他女朋友。
“加夜班去了,半夜里才回来。”
翔天还在沉思。
“别想那么多啦,翔天,没事的,”我反倒安慰他。
“舅,你不懂,如果是故意的话,他还可能会有第二次、甚至……”
我和云梢顿时担忧起来。“我还好,伤好后就回去,可你怎么办,翔天。”
“我自己会小心的啦,舅,再说我吃住上班都在小区里,几乎不出门,应该没事。”
三人沉默一阵。
“好了啦,别为这事弄得大家不开心,”云梢安慰起来,“哥,你来了应该高兴才对嘛。翔天,你该洗澡去了,洗了后放好水。”翔天知道是为我放的洗澡水,应了一声去了。
看着翔天进卫生间,关上门,梢才对我说:“这小家伙可喜欢你呢,要不是他,你还不来海口看我呢,哥。”
我微笑不答。
“怎么他说当过警察,怎么回事?”
我没法不把实情说出来。
“原来是这样,哥,要不是我们有过那事,我还不敢相信男人和男人会爱得这么深。”
“你现在和小珊怎么样,谈婚论嫁了吗?”
“差不多啦,她家也同意。”
“唉,男人和男人,”我叹了一口气。
“哥啊,我说了你可别不自在,我现在一想起我们以前做那事,全身都好象起鸡皮疙瘩呢,哈哈。”
我瞪了他一眼,接着也笑了:“那今晚上我们再来啊,怎么样,哈哈,”我逗他。
“去你的,不正经,你要敢碰我,我一脚踢你回老家去,哈哈。”
脚踝受伤的这边腿坐久了,感觉好麻,轻轻地动了一下。梢赶紧过来帮我把腿扶正,然后悄悄地问:
“哥啊,你今晚上会不会?”
“什么?”我不解。
“会不会和他啊?”用嘴朝卫生间努了努。
我立刻领会:“什么啊,我们连手都没碰过呢。”
“那你想不想嘛?”
“你问那么多干吗啊,你不是想到这些就起鸡皮疙瘩嘛,”我笑骂他。
“哥啊,我安排你们睡一起,哈哈,好不?”
话刚说完,卫生间门开了。翔天穿着内裤走了出来:
“舅,去洗洗啦,我帮你。”
云梢含笑不笑地扶我起来。
卫生间里,我泡在浴缸里,受伤的一边脚架在缸沿上。翔天在一旁陪着我。
“翔天,去把你的手机拿过来,”我突然想起一事。
“做什么啊,舅,”翔天不解。
他还是去拿来了。我打开他的手机,他偷拍我的裸照还保存着。
翔天羞红了脸,低声说:“盛广军把这个也告诉你了啊。”
我把手机还了他,说:“快删了吧,留着不好。”
“不,舅,我几乎每晚上都看它呢,我不删。”
我转过头来,端祥着翔天那俊美的脸,想伸出手去摸,可还是止住欲望。
“舅,我有一次看着照片,”翔天情不自禁地,“还Z慰了呢。”
人在说话,头却埋了下来,继而靠在我的胸前。
我深呼一口气:“翔天,今晚上和舅睡吧。”
一大清早,翔天就被我赶去上班了,否则他打算请假来陪我。
小珊还没起床。云梢带着诡怪的笑容陪我吃早餐。我知道他在想什么,可不想和他解释。
和翔天同床一个晚上,竟至始至终地交谈着。昏暗的床灯下,翔天那混着亲缘之血的罗体,竟让我伸不出手去……
“舅,假如你不是我舅,你会喜欢我吗?”
“舅,我这么想,你有没有瞧不起我啊?”
小外甥问了好多问题,我的回答大都含糊。
我可以自己一瘸一瘸的走起来了。云梢今天休息陪我。
坐在沙发上,突然想起林志贤,他在做什么呢。还真别说,一想起他人,电话就来了,听见他的声音,感觉特轻松:
“新的分店快装修好了,一周后就开张,你也替我高兴高兴啊。”
“好啊,有没有按我的意思设计啊?”
“放心吧,你不论到哪里,一看见店门,就知道是咱俩的店啦。”
一句“咱俩的店”,让我心里荡了一下……
挂了志贤的电话,盛广军意外地打来了,问的话更加意外:
“小表舅,你怎么样,脚好些了吗?看见你没住院,想想问题应该不大。”
我以为翔天和他见过面了才知道的。
“翔天还不知道我来了海口,你先别告诉他好吗?”
“你不是一直想见他的吗?”
“他不想见我,我这时候见他也没用,我还没那么冲动呢。我知道他上班去了,我这就去你那里,你告诉我地址吧。”
心里一大堆疑问在迎接盛广军的到来。我把云梢支出去买东西了。
“小表舅,脚还疼不?”盛广军坐下来就问。
“你应该嫉妒我才是啊,怎么这么关心我呢?不介意我这么说吧。”
“起初我恨死你了,可是一想,还是我自己的问题啊。我用了两年多的时间,都没有使翔天爱上我,我真笨。翔天一开始就告诉过我,他并不爱我的。可是我也想,要是你不出现,也许我们会好下去。小表舅,你喜欢他吗?”
沉默了一会,我说:“隔着这一层关系,我想我不能喜欢他。不瞒你说,昨天晚上我和他就赤裸相对了,可感觉却越来越沉重。这样的感觉也许以后会很深的伤害他呢。”
“说说你吧,小军,你好象很神通广大啊,竟然知道我们在海口的一切。”
“我来海口的第二天就知道翔天的工作地址了,我父亲在海口的关系网那不是吹的。想想一个警察竟然跑来做保安,我不知道是替自己难过还是替他难过。也难怪他会遭到人家的报复。”
“你说什么,你是不是说我们被摩托车撞的事?”我一惊。
“是啊,那家伙以前被翔天抓过的,刚释放出来,没想到在海口出现。看见你只是被擦到了脚,我就追他的摩托车去了。你放心吧,我搞定他了。”
“那还多亏你了,我就怕他以后还会报复翔天。”
“不会了,我要他保证,否则他也别想在海口混。”
“你呢,你说还不敢去见他,那你有什么打算,总不能老这么跟踪他吧。”
“他的心在你身上,我见他只会让他烦我。小表舅,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
这时候云梢回来了,我们的话也打住了……
盛广军走后不久就给我发了一条信息:我会一直守在翔天的身边,我要重新追求他,和他一起奋斗。这是我的愿望,我一定要实现。
没多久志贤发来了他的彩照,那帅气祥和的笑容,让我感到真的很轻松温馨……
翔天下午下班后就过来了,正好帮我换药。我想必须和他说清楚了。
“舅,我知道你很难接受我,我也说过不强求的。反正我就这么想着你、爱着你。我一定要参加今年的高考,毕业后回老家体面地工作,可以经常见到你,这是我的愿望,我一定要实现。”
我叹了口气,说:“你知道吗?盛广军一直就在你身边呢,他对你的爱真的好执着啊。”
翔天闻言顿了一下。
我把摩托车事件真象说了出来,翔天并没多大吃惊:“这不奇怪,他在市武警中队有些哥们。”
换药完毕,我伸了伸脚,舒了口气。
“两天后就可以回去了,这两天你好好上班,不用过来了吧,翔天,好吗?”
“好吧,不过我想来的时候自己也控制不了,”他自嘲地笑着。
翔天没和我们吃晚饭就走了。
云梢背着小珊悄悄对我说:“我从阳台上看见翔天是流着眼泪上车回去的。”
两天后,脚未痊愈,可也能正常走路了。走的时候没告诉翔天,不忍心让他来送,上车后才分别给他和盛广军发了信息。
回来后和志贤的联系越来越多了,要是没有罗翔天的出现,也许不会发觉自己对志贤越来越牵挂了。明天就是他新店开张的日子。正在思量要不要去儋州一趟,参加他的开张典礼,他却打来电话要我去车站接他。我摸不着头脑……
“你这家伙,这时候还有空过来,不打算开张了?”俩人相互拥了一下,随即松开。
“来,我带去一个地方,”拉着我叫了一辆车。
一下车,就被一个理发店吸引住了,那是我和志贤最初认识的地方啊,怎么还在?我仔细一看,理发店明显是新的,却和以前的设计一模一样。
“我手下的伙计还行吧,这可是按你的意思设计的,”志贤得意洋洋。
我顿时省悟过来,原来他的新店是开在我这边啊。
望着咬牙切齿的我,志贤抓了抓脑门,哈哈直笑:“我说过要开新店,可也没说开在儋州啊。我想过了,你以后头发长了,我就从儋州过来理,我再也不会让别人碰你的头发啦。”
“可你竟敢瞒我,你惨了,今天晚上我会好好和你算帐。”
到得晚间,二人果然算起帐来,只是不知算何帐目,未见真切,未曾记得,此是疑案,不敢篡创(此句摘自《红楼梦》第十五回)
翔天,一个远房表姐的宝贝儿子。他还读小学时我见过一回,高中毕业后当兵两年,退伍后在儋州市一个派出所上班,目前正积极准备报考警校。
我去儋州市参加一个教研活动,为期一周。是家人告诉我他的单位和电话的。我也没怎么想要见他,因为时间太紧,还要抽空陪林志贤,而且我最怕和不太熟悉的亲戚聊天。
刚去的第一天晚上,志贤有事没能来见酒店见我,说是和扫黄活动有关。我在电话里笑着说:“我有个亲戚在你们这儿当警察,要我帮你忙吗?”
他哈哈大笑:“这儿的警察我全认识,不是夸口。干我们这行的,不多认识几个警察哪行啊?今天晚上不能去你那儿了,明天吧,来亲一个!”
放下电话,心想:你认识的警察多,说不定其中有几个和你都上过床了呢(哎哟!想歪啦)。
立时有了想见见警察小外甥的念头,反正今晚上也没事。
拨了小外甥的电话,老是占线。也许他也参加扫黄活动,正忙着吧。无聊中只好出了酒店,独自漫步街头,欣赏儋州夜景。
走回酒店时,小外甥回电话了。听说是我,电话里的他似乎很兴奋:“小表舅,我现在马上就过去。”
我站在酒店门口等他。不一会儿,一个小警察从出租车里钻了出来,跑到我面前。
哟嗬,十年没见,比我还高半个头呢。他腼腆地摘下警帽轻拍了我胳膊,算是和我打了招呼。
小外甥一头短发,阳光灿烂、英气迫人。不得了,发育得这么棒,简直是帅得不能再帅了。
“我刚下班,还没回单位宿舍就过来了。小表舅,你吃过饭了吧,我还没吃。”
“哦,我吃过了。打算现在吃吗?我陪你吧,”本来想见面聊几句就算了,但看得出来他是为了见我才这么匆忙赶过来,就多陪他一会吧。
“我想上去冲个澡再出来吃,好吗?”他看来很热。
进了卫生间,门也没关就传来哗哗的淋浴声,还边和我聊:“小表舅,你结婚了没啊?”
“没,早着呢,”我边看电视边回答。
“也是啊,你也才大我几岁。我今年要报考警校。”
“知道,你妈说过,你想当个警官。”
他手捧着警服,只穿着内裤就出来了。我瞥了一眼,没敢多看。就这一瞥之间,他的半裸身子让我心狂跳起来。
赶紧进了卫生间。 “小表舅,你也要洗吗?”
“洗洗吧,刚才走得出汗啦。”
脱光衣服,拧开水,正要洗,他走到门口说话了:“那你快点啊,我好饿呢。”
“行,你先去看会儿电视吧,我很快的,”我开始淋浴了。
这时候我竟然从镜子中发现他没有走开,而是退到门口的阴暗处偷看我。他以为我没有发觉……
我不动声色地冲完澡,关上水,听见他轻轻走开的声音……
喧闹的街头夜宵点,舅甥两人对坐着。我只点了柠檬汁,翔天要了一盘蛋炒饭、一碗瘦肉菜汤,边吃边聊。
“翔天,你有没有女朋友?”他是不是个小Gay呢?我心里狐疑着。
“你说呢,我还打算上学,怎么能分心交女朋友?”
“说的也是。对了,你是独生子,你爸妈一定希望你能回他们身边工作吧,毕竟儋州离咱老家好远呢。”
“咱老家没熟人帮忙啊,我能在儋州工作,还是拜托一位战友的父亲帮忙的。”
“是吗?能帮这么大的忙,你那战友和你的关系可不一般啊。”
我只是随口说说,没料到他竟脸红了起来,低下头没说话,夜灯下人显得异常腼腆俊俏。
他的表情明白地告诉我,他和那位战友的关系非同寻常。
算了,他到底是不是Gay我也不想再去猜测。就算是,我想我也不愿意和他扯上关系,毕竟是亲戚啊。
吃完炒饭,他慢慢地喝汤。“舅,我小时候你见过我几回啊?”
“才一回,好象是你小学快毕业那年吧。那时我正读中学。”
“可我后来还见过你的,只是你不知道而已。”
“哦,”我有点诧异。
“是的啊,我高中毕业后参加同学聚会,在街上看见你啦。只是因为和好多同学边聊边逛,所以没和你打招呼。可我一看见就知道是你啦,”他甜笑起来。
“后来,入伍前,我又在街上看见你,”他接着说,“你当时开摩托车,从我身边经过。”
我笑了,笑他有点天真。嘬了一口柠檬汁,“你当兵两年,期间没有回来探亲过吧?”
“那哪能啊,其实入伍前,我和爸妈去过你家,想道个别,只是你当时不在。”
“嗬,想起来了。我回家就听说了,而且听说是你拗着要来我家的,对吧?”
他又腼腆地笑了:“我想和你道个别,可惜你不在,”低着头,声音细细的。
我都没有和他真正见过面、说过话,他为啥要亲来和我道别?我还在琢磨着他的话时,他坐直起来大声说:“舅,我吃好啦。”
“哦,明天还要上班吧,要不要早点回去?”
“好的,我先送你回酒店,舅。”
酒店门口,他踌躇着,似乎不愿离开。 “怎么啦,翔天?”
“舅,有时间我带你到儋州各处逛逛,好不好?”
“白天没时间的,除非晚上。再说吧,我会给你电话的。”
躺下的时候,正想打个电话给志贤,侃几句再睡,一条短信息来了,竟然是翔天发的:
“舅,睡了吗?希望没打扰你。”
“正要睡,你呢?”我回他。感觉他挺想和我聊。
“我值夜班呢,就在你酒店附近巡逻。”
“哈哈是吗,那你得保护好我的安全噢,让我安心睡大觉。”
“行啊,只要你愿意,我随时随地都保护你。”
我一怔:这条信息好象在暗示什么啊。
我一时冲动,回了他:“刚才我洗澡时,你看了我好久,是吗?”
老半天都不回我,拨了电话过去,他手机竟已关了……
第二天晚上,拖着白天疲倦的身子洗完澡,林志贤敲开了我房间的门,俩人话也没说,从门口就互相撕扯着,最后蛇一般地纠缠在床上……
话说这二人都是美少,各干一遭已毕,搂抱而睡(此句摘自《拍案惊奇》卷二十六)。
不知睡了多久,我被***惊醒了,是翔天的:
“舅,我昨晚突然有任务,你现在还没有睡吧,要不要吃点宵夜,我请你啊。”
我一看时间,才十一点,可也不想出去:“白天太累了,明天还要早起呢,不好意思啊翔天……”
我话还未说完,身边的志贤伸了个懒腰,睡眼迷蒙中呻吟了一声。我大惊,伸手过去想捂住他嘴巴,可来不及了,这个男人性感的呻吟声已完全传入了手机里,肯定又传进了另一部手机的主人的耳朵里……
手机那边一阵沉默,终于挂了。我有点不安,拨了过去,他又关机了。
这个小外甥,真令我摸不着边际,这回不会又是突然有任务而挂机了吧。
我靠在床头,望着窗外朦胧的月色,回想翔天那阳光灿烂的短发和俊容。又转过身,看看身边继续熟睡的志贤,他全身赤裸斜躺着,被角盖住半条腿,诱人十足。
这个性感的男人和我分居两地,认识三年了,我们聚少散多。我只是在一次暑假时来儋州和他同居,其余时间都是他去找我。毕竟我的工作不允许我随便离开。他就不同了,他是当地最大的一家美容中心的小老板,另外还打理好几个理发连锁店。只有父母才管得了他。
我和志贤其实比好朋友更好上一层,可似乎又难称得上是恋人。想念归想念,却也没有那种牵肠挂肚、刻骨铭心的感觉。
志贤每天接触的人很多,难保没有出现令他心动的人,况且我们又不经常在一块。不过我想都三年了,能保持这样的关系还是令我满意的。
这么想着,兴致又勃勃Q来,忍不住伸手摸过去,从脸庞往下摸到大腿,摸到敏感的部位力度就加重一些……
他被弄醒了……
俩人又缠在了一块,气喘吁吁……
白天的时间安排得很紧,就算是午饭后也只休息半小时。晚上的时间我全给了林志贤;而他的晚上时间也都给了我。有时候半夜醒来不得不跑到另一张床上睡,因为若一翻身碰到他,两个人的下半夜就别想再睡了,第二天肯定没精打彩。我们都沉迷于对方的身体……
若不是偶尔在路上遇见一两个警察,我几乎忘了小外甥罗翔天了。直到我来儋州的第五天傍晚,回到酒店门口,看见一个小警察站在那儿,以为是翔天,走过去想打招呼,一看却不是。正打算进去,却发现这个小警察一直瞪着我。我一楞,这人怎么这么不对劲,我没招他惹他吧?也注意起他来。
这个小警察年龄和翔天相仿,他的帅气比翔天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只是冷若冰霜,眼中充满了恨意。
我正纳闷间,小警察豁然转身走了。
我也只当他是认错了人。
晚上还是和志贤欢聚。半夜里若饿了就出来吃点东西。约好要离开儋州的那天晚上,两人都别睡觉,尽情欢愉。
终于忙完了最后一天。傍晚,和主办活动的领导还有同行们聚餐后,疲劳地回到酒店。刚洗完澡,就听见门敲得好大声,敲门的人似乎很急促。应该不会是志贤。谁呢?
打开门一看,一个小警察,竟然就是那个瞪着我的帅警察。此刻,他的眼中不再充满恨意,而是惊慌失措,好象天要塌下来一样。
“你……找谁?”他的样子把我也吓坏了。
“我……我可以进来吗?”他好象喘不过气一样。
我把他让了进来,指着椅子问他要不要坐。
他坐下来后,话也没说,双手捂着脸,“哇”的一声哭起来:“大哥,翔天他……他……”哽咽着说不出话。
我惊呆了:“你是说罗翔天吗,他怎么了?你别吓我!”
“他……他不要我了,”小警察捂住脸继续哭。
“什么?”我看这小警察已经完全失了态,就静静地待他哭完。
一会儿,他似乎平静了下来,捂住脸的双手也放开了,眼睛红肿得很。
“翔天他没事吧?你是谁?”这时候傻子也能看出他们俩有感情纠葛,而且还不小呢。什么叫做“他不要我了”,哭得像个小孩子似的,还当警察呢。我不觉心里暗笑。
“我叫盛广军,是翔天的同事,以前在部队里我们是战友。”
这时我已毫无疑问,翔天和他是一对恋人。翔天就是通过他家的关系来儋州工作的。
“我和翔天的关系,就像你和林志贤的关系那样,甚至比你们还要好,”他接着说道。
我吃了一惊:“你知道林志贤?翔天知道我和志贤的关系?”
“哪个警察不认识林志贤?我们每个月都上门收他治安费的,只是听翔天说了才知道你们的关系。看他身边美女那么多,还以为他不是我们这种人呢。”
我给盛广军倒了杯水。
“那翔天又是怎么知道的呢?”不知怎么我心里有些不安。
“大哥,我不能没有翔天,我爱他,我知道你是他表舅,我……我不知道怎么说好,他……”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好象又激动起来。
“这么说你是要我帮你?我怎么帮啊,你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?你为什么不直接找他呢?”
“找他?我怎么找他?”听了我这么说,他越发激动,“我上哪里找他去?要不是你,他也不会离开我,是你让他离开我的!”
“你在胡说什么?你们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我有些生气。他一定发懵了才胡言乱语。
他喝了一口水,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。一会儿才说道:“小表舅,我可以随翔天这么称呼你吗?”我点点头。
“其实这也不能怪你,你完全不知情。小表舅,其实翔天他早就爱上你了,就在他当兵入伍之前就爱上你了。”
我一时呆了。
难道,就是翔天说的在街上见了我那两次?入伍之前一定要和我道别,其实是想见上我一面?“是翔天这么告诉你的吗?”我问道。
“在部队里,我和他好上了。可他告诉我,他真正爱的人是他的小表舅。他第一眼看见小表舅时,就完全被他迷住了。他好想好想,可那是他的长辈。他拼命想忘掉,可怎么也忘不了。”
我一阵茫然。我的小外甥,怎么会这样?盛广军的话也印证了翔天和我说过的话,还有他和我在一起时的神情。
“退伍后,他不想回老家找工作,不敢面对你。我就建议他来儋州,和我在一起。我们在一起过了大半年,好开心。可现在……当他知道你来儋州,就什么都不顾了。你知道吗,几乎每个晚上,他都在你房间的窗下守候着,你和林志贤怎么样,他能不知道?”
一个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另一个人深爱着,那是怎么样的感觉啊!我有些感动了,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“我本来也不知道你来了儋州的,那天我在他手机里发现了一个男人正在洗澡的裸照,以为他有新欢了,他这才告诉我他的小表舅来儋州了,他偷拍了小表舅的裸照。”
小外甥啊,我怎么会想得到你偷看的同时还把我拍了下来?
“翔天告诉我,他没法再和我一起了,他心里全是他小表舅。可我爱翔天,我不能没有他,”盛广军痛苦地低下头,手指插进发间。
“翔天现在在哪儿,我和你找他去,”看他怎么痛苦,我有点不忍心。
“小表舅,我对不起翔天,”盛广军抬起头,“我一时冲动,骂他忘恩负义、过河拆桥,我真不该那样说他,他一定恨死我了,我现在找不到他了,他手机也关了。”
我心里一阵感叹,这两小孩哪像警察啊,简直就是琼瑶故事里的痴男怨女。
“他现在不想见你是吧?你想他会去哪儿?”
“小表舅,我想我说的你还不明白,翔天他走了,现在一定不在儋州了,他辞职了,我就是没办法才来见你的,我不能就这么失去他。”
我大吃一惊:“你们就算分手也不用辞职吧,他怎么这么糊涂,他不是还要考警校嘛。”
“他一定恨我,恨我那样说才走的。我怎么能那样说他啊,”盛广军看着我,露出哀求的神情。
“你说他会回老家吗,要不要我带你找他去?”可又一想,翔天要是回老家的话,那不干脆来找我得了。“你说他爱我,可他又为什么不来找我呢?”
“你和林志贤这么好,他能来找你吗?”
我的小外甥啊,你现在在哪里?我有点担心了。
一阵轻轻的敲门声,我猛地想起该是志贤来了。哎呀,屋里还有个对着我哭泣的小帅哥,这下子他不误会才怪。
“是林志贤来了吧?”盛广军站起身来。我想这小警察还不太糊涂。
“小表舅,我对不起翔天,”盛广军抬起头,“我一时冲动,骂他忘恩负义、过河拆桥,我真不该那样说他,他一定恨死我了,我现在找不到他了,他手机也关了。”
我心里一阵感叹,这两小孩哪像警察啊,简直就是琼瑶故事里的痴男怨女。
“他现在不想见你是吧?你想他会去哪儿?”
“小表舅,我想我说的你还不明白,翔天他走了,现在一定不在儋州了,他辞职了,我就是没办法才来见你的,我不能就这么失去他。”
我大吃一惊:“你们就算分手也不用辞职吧,他怎么这么糊涂,他不是还要考警校嘛。”
“他一定恨我,恨我那样说才走的。我怎么能那样说他啊,”盛广军看着我,露出哀求的神情。
“你说他会回老家吗,要不要我带你找他去?”可又一想,翔天要是回老家的话,那不干脆来找我得了。“你说他爱我,可他又为什么不来找我呢?”
“你和林志贤这么好,他能来找你吗?”
我的小外甥啊,你现在在哪里?我有点担心了。
一阵轻轻的敲门声,我猛地想起该是志贤来了。哎呀,屋里还有个对着我哭泣的小帅哥,这下子他不误会才怪。
“是林志贤来了吧?”盛广军站起身来。我想这小警察还不太糊涂。
“小表舅,我对不起翔天,”盛广军抬起头,“我一时冲动,骂他忘恩负义、过河拆桥,我真不该那样说他,他一定恨死我了,我现在找不到他了,他手机也关了。”
我心里一阵感叹,这两小孩哪像警察啊,简直就是琼瑶故事里的痴男怨女。
“他现在不想见你是吧?你想他会去哪儿?”
“小表舅,我想我说的你还不明白,翔天他走了,现在一定不在儋州了,他辞职了,我就是没办法才来见你的,我不能就这么失去他。”
我大吃一惊:“你们就算分手也不用辞职吧,他怎么这么糊涂,他不是还要考警校嘛。”
“他一定恨我,恨我那样说才走的。我怎么能那样说他啊,”盛广军看着我,露出哀求的神情。
“你说他会回老家吗,要不要我带你找他去?”可又一想,翔天要是回老家的话,那不干脆来找我得了。“你说他爱我,可他又为什么不来找我呢?”
“你和林志贤这么好,他能来找你吗?”
我的小外甥啊,你现在在哪里?我有点担心了。
一阵轻轻的敲门声,我猛地想起该是志贤来了。哎呀,屋里还有个对着我哭泣的小帅哥,这下子他不误会才怪。
“是林志贤来了吧?”盛广军站起身来。我想这小警察还不太糊涂。
盛广军亲自去开了门……
盛广军开了门,看也没看站在门口一脸惊愕的林志贤,转身和我要了电话号码后就走出了房间。
林志贤进了门,正要说话,我摆了摆手:“你别问,我告诉你吧。”当下把两个小警察的事情全都说了。
“真没想到,你外甥这么爱你啊,你身上到底有什么好,我怎么看不出来。”
“去你的,现在不和你开玩笑,我得想法找到他。他把工作辞了,这可不是小事。”
拨了翔天的电话,还在关机,只好发了一条信息:翔天,盛广军来找过我了,我好担心你,你在哪里?
希望翔天开机时能立刻回信。
“我明天就回去了,可有点不放心这个小外甥,要是回去后把这个消息告诉他爸妈,不知会怎么样。”
“我看你还是有他的消息后再作决定的好。”
我点头称是。
林志贤把我拥到床上,在我耳朵边呵气,温柔地说:“我舍不得你走呢,再呆几天吧。”
“干脆陪我回去,和我玩一阵再回来,不也一样,”我勾着他的鼻梁说道。
“走不了,有件事情还得要你帮忙呢。听我说,你走之前给我的新店设计一个门面。”
“又有新店要开张啊,你行啊你。”
我大为感动。我知道志贤要我为他设计,纯粹是为了我们俩之间的情义,并不是说我是个设计师。他自己的设计就很棒,何况他手下的员工也不乏设计人才。
我心念一动:“志贤,不用设计啦,就用我们最初认识时那个理发店的设计,怎么样?我挺怀念的。”
“那都老土了啊,”他面有难色。
“仿古嘛,你稍稍改动得了,反正我喜欢。”
“好吧,你喜欢就行。我试着加一些流行的元素进去。”
“大体上和原来的一样就行,店里面的布置最好和以前那个一样,哈哈,”我翻身把志贤压在下面,“这样你就经常想起我啦,我的宝贝理发师。”
我和志贤整夜都没睡,也整夜都没关手机,担心翔天随时给我回电话。
倚靠在志贤的胸前,我竟然对小外甥牵挂起来。这小家伙,到底去了哪里,不会真的回老家了吧?可是回去他怎么向家里交代。
“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先找个地方让自己清醒,然后再做打算,比如找工作,”志贤抚摸着我的头发说话了。
“你猜的有些道理,哎哟,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我在想这些啊?”跳了起来骑在他的肚子上,捏着他的俊脸。
“哈哈哈哈,你那表情能瞒得了我,和我在一起,你还没这么分心过呢。”
“也是啊,我真的很担心他。”
“别告诉我你受感动啦,爱上自己的小外甥啦。”
“那可难说噢,也许会呢。”
“那我就不让你回去,我要你留在我身边。”
说完双手紧紧箍住我,翻过来压住我……
天快亮了,我们才有了倦意。
“志贤,一会儿送我到车站啊,我要在车上一直睡到家。”
“没问题……”
手机突然响了。我裸着身子跳下床,抓起桌上的手机一看,真的是翔天打来的……
“舅,是我,”一个近乎颤抖的声音。
“翔天,你在哪里啊,舅好担心你,快说你在哪里。”
电话那边很吵杂的声音。这天都没大亮,他去的什么地方这么吵。
“我在海口车站,刚下的夜班车,舅,你在担心我吗?”
“你跑海口去做什么啊,你好傻,好好的怎么把工作辞了。”
“舅,我本来是好好的,可现在……舅,我辞了工作也没后悔,真的,舅,我和他不可能了,我不想欠他的人情。”
“你知道他有多痛苦吗,快回来吧,翔天,听舅的话。”
“我可以回来,但不是为他。舅,我想发个信息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他挂了电话。
志贤躺在床上看着我没说话。
一会儿,信息来了:舅,情是何物?为什么我和盛广军两年多的时间,都抵不了我和你见过的两次面?
我一时呆了。我把手机递给志贤,让他看看。
志贤还了给我,说:“我不会回答,你自己来吧。”
以下是我和翔天的信息——
“先不说这些好吗?你在海口做何打算?”
“你在回避我吗?舅,假如我的问题让你困扰,那我不会再问了。”
“好吧,我只能回答,你的感情来得太突然,太意外,我想都没想到,也许不经意中我伤害了你,我很难过。”
“这都是我的问题,舅,你人好,我从没怪过你。”
“你为什么不把事情和我说就去了海口?”
“我没打算告诉你。我不能当你们的第三者。我先到住处再联系吧。舅,别告诉盛广军。”
“你在海口有熟人?住哪里?”
“这你不用担心。舅,再和你说句话,行吗?”
“说啊。”
“舅,我想你,想得心好痛。”
我在车厢里往外看见志贤仍然站在那儿,目送我渐行渐远……
心情好复杂。知道翔天的下落后,本应该放下心,可不知怎么心里越来越牵挂,也许翔天的表白冲得我瘁不及防。
思绪散乱。昨晚又没睡好,眼睛火辣辣的,靠在座位上半醒半睡……
汽车的喇叭声使我在迷糊中发觉车窗外天已大亮。翔天发来的三条信息竟然没有惊醒我。
“舅,我想过啦,我不会再逃避你。与其在异地苦苦思念,不如回去面对你。但我不会勉强你接受我。”
“我将来一定要回老家工作,和亲人们在一起,包括你,舅。我打算先在海口努力一段时间,也许会一年、两年或更长。”
“舅,如果追求是苦,这是坚强还是执迷不悟?”
我的眼睛潮湿了。翔天的这份深情让我内心涌起多年前自己初恋时所感受的巨痛。
“翔天,刚才舅在车上睡着了,没看见你信息。你到住处了吗?”我拨了小外甥的电话,不无牵挂地说道。
“舅,我以为你不想回我了。我现在挺好的,在同学家呢。刚才盛广军也打通了我的电话,可我没接。”
“你要在海口找工作吗?”
“恩,一边工作一边念大学,毕业了就回老家工作。我不能就这么没出息的回去。舅,我爸妈那边你能帮我说说吗?我担心他们受不了我突然辞职。”
“这个没问题。你既然这么决定了,就一定要做好。记住,自己要保重啊,舅真的很担心你。”
“我没事的,都当过兵的人了啊,我好开心,能亲耳听见舅舅关心我。”
已过中午,车快进站了。志贤的一个电话令我大为惊慌:
“盛广军一大早跑来我家里,什么也没说,又是哭又是吐。后来躺在我床上,也不肯出去上班。看他样子昨晚一夜没睡,都没个人样了,怎么办?”
“你告诉他翔天在海口了吗?”
“没有呢……
……小表舅,快告诉我,翔天到底去了哪里?“电话里突然传来盛广军颤抖而急促的声音,想来是他突然把林志贤的电话抢了过去。
“好吧,他在海口,早上下的车,说是在同学家,至于什么地址,我就真的不知道了,”没办法,我只好告诉他了,虽然翔天叮嘱过不让说的。
“谢谢你,小表舅,我一定会去找他的。昨天晚上我在酒店外面守了一夜,我以为翔天会去找你的。小表舅,下次请你转告他,说我求他不要恨我,我是冲动才那样说的,我不能没有他。”
“小军啊,他也许没有怪你,要是他真的不再对你有感觉了呢,你还找他吗?你自己也要冷静啊,别那么冲动。”
“我没想那么多,我只知道自己喜欢他,我就要去找他。”
这么突然的就陷入两个人的感情纠葛之间,实在好矛盾。发了个信息给志贤,想问问他的感受,半天也没回……
我没费多大劲就把翔天的父母说通了。只是这么大的事情他一个孩子先斩后奏,就有点嗔怪了。
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:
“舅,是我,我换了手机号码啦,只告诉你和家里,你别告诉其他人。”
我知道他的用意:“翔天,你别怪我,我告诉盛广军你在海口了。没办法啊,他整个人疯了似的。”
翔天那边沉静了一会,说:“舅,我刚和爸妈通电话了,他们不怪我啦,多谢你啊。”
“跟舅这么客气干吗?再说要不是我,你和盛广军也不会这样。”
“舅,别提他好吗?”
“怎么样?找到工作了吗?”
“还在找呢。有几份工的待遇倒是不错,就是没有多少时间静下心来看书。”
“你真的要念大学啊?”
“恩,打算考公务员,然后回老家工作。舅,我……我这都是为了能和你一起,但我也不想让你看不起我,我一定要有出息了才回去。”
“唉,翔天,我就这么值得你做这一切吗?也许将来我会令你失望。”
“那是将来的事了。舅,我更不能令你失望。”
“翔天,我把一个人介绍给你,你有困难就找他吧。你只要说出我的名字,他一定会尽他所能。”
“舅,我好想你,如果有时间,你能来海口看我吗?”
也许我去海口真的是想看翔天吧,周末真的去了,也是他正式工作了几天以后。
我告诉翔天父母,他不让捎钱去,说不缺钱花。
车站口,翔天又兴奋又紧张,仍是用手拍了我胳膊,算是打招呼,只是不像上次那样用的是警帽了。还是那么阳光、帅气,只是眼里多了一点幽怨。
“舅,那个韦云梢是你什么人啊,他对我可好了,一见面就塞钱给我花,还四处帮我找工作。”
“哈哈,是吗?”
“我现在在金盘工业区做保安,他还不让我做呢,说薪水太少,可我不介意。”
“你要的是时间来看书吧,哈哈。”
“是啊,哎,舅,他到底是谁啊?”
“哦,是个亲戚。”
“不对吧,他对我怎么这么好,没理由啊。”
“他是在报答我呢,小傻瓜。没我啊,他还上不了大学呢。”
翔天带我来到了韦云梢的家。
“哥啊,来海口也不说一声,就这么突然的袭击我呢,也不让我去接。”
我微笑着把行李递给云梢:
“你啊,大学毕业了就没回家,工作还顺利吧。”
“还行,要没你啊,我哪有今天。”
翔天在一旁,好奇又带些敏感地看着我们说话。
“你女朋友呢?怎么没见着?”
“我没叫她过来。”
“什么叫没叫她过来?你不是在和她同居吗?听说我来了就把人家赶出去了是吧?”
“哈哈,还是哥厉害。一会吃饭的时候再叫上她吧。”
翔天在一旁一直没说话,听见云梢有了女朋友,脸上似乎变得很轻松。
我们在火锅城坐等了好一会,云梢的女朋友才过来。
一袭素装,很清纯的那种美女。云梢给我们做了介绍后,她说:“梢常和我说起你呢,哥,他说要不是你,他现在还在老家守着橡胶树呢。”
“哈哈,现在农村里种橡胶树也发财啦,”我笑了。
“哥啊,你这个小外甥我还真搞不懂,一千多块钱一个月的工作不肯干,去拣了几百块钱的,哈,”云梢说起了翔天。
翔天没说话,微笑着看我。
“不管他啦,哈哈,我们开动吧,好饿!”我大叫。
饭后,云梢坚持不让我住酒店,说他家里还有房间,于是我叫他小俩口先回去,我和翔天先逛一逛……
“舅,梢哥和他女朋友好相配啊,”翔天绽开俊脸,甜甜地笑。
“我知道你刚才在想什么,担心我和他有什么关系是吧,你个小家伙。”
“我哪有啊,”翔天矢口否认。
“难道我还看不出来?你的想法都在脸上啦,”我笑骂着。
他羞得低下头。
“我敢保证,云梢也看出你的心思,不过没关系,他虽然不是我们这类人,可也挺了解我的。”
翔天睁大了眼睛:“舅,你说他知道你是……”
“早就知道啦,你也不用这么吃惊,他的为人你放心吧,”要是翔天知道云梢竟是我的初恋,而且我傻傻地爱上一个直男,不知道会怎么想。
人行道上成双成对,漫步的情侣渐渐多了起来。
“舅,其实盛广军的父亲也知道我们的关系。”
“是吗?那么他不介意你们啊?”我很诧异。
“他父亲很疼爱他,可是也对他说:你们现在怎么疯都行,只要不去杀人放火,我就不管。可过几年后你得给我娶老婆生孩子。”
翔天学着大人说话的语气和表情,让我忍俊不禁。
“那你怎么看呢?翔天,他那么爱你,也为你付出啊,”
翔天静了好一会,才说:“舅,和你在一起的感觉真好,这段时间,我真的没有想他啦,真的。”
“你们都好了两年多,你怎么可以说放就放?哦,我不是在责怪你,翔天。”
“没啥,我们在部队时我就说了,我喜欢和他一起,可没爱上他,他也知道我心里始终想着谁,”说这话时头转过来看着我。
“可你要知道,说不定现在在海口的某个地方,他就在那儿找你呢,他说过的。”
“依他的性子,他一定会来的。他认定的东西,会追求不放,这我知道。”
夜风徐徐,街灯辉明。
这时候感觉从身边经过的几个男人好象在注意我们,等我们转身去看,他们猛的扭头走开。
我们对视一眼,没有理会。
“舅,好想和你就这么走下去呢,”翔天拨了拨稍稍留长的头发。
“翔天,可别太让感情控制了自己啊。”
他没再说话。
好一会,才抬起头:“舅,和我说说你和林志贤的事,好不好?”
“哦,他以前在我们老家开理发店,我们就认识啦。他回儋州后,我们还来往的。”
“你很爱他吗?舅。”
“我们之间没说过爱字,只是凭着感觉吧。我想我们之间虽然没有暴风骤雨般的疯狂,可也是细水长流般的情感,这就够啦。”
说话之间,没注意一辆摩托车开上了人行道,车灯迎面照过来。等到我们有了反应,车已经冲到身前。幸亏当过兵的翔天动作敏捷,自己闪开前还猛推了我一把,可我的脚踝还是被车轮狠狠地擦过,火辣辣的好痛,继而惊魂未定地坐在地上……
从医院包扎后搭车回来。
云梢开了门,看见我在翔天的搀扶下一瘸一瘸的走进房间,吓了一大跳。
问清状况,担心万分地问我们:“没看清车牌号吗?是不是故意撞的啊?”
翔天扶我坐下,说:“车没牌,人也戴安全帽,没认清。”
“你们才来的海口,没得罪谁吧,会不会认错人啦?”
“谁知道,这下不能按时回去上班了,要拖累你呢,梢,”我好沮丧。
“你要没这事我也想留下你呢,哥,你几时才来一趟哟,伤口还疼吗?”
“刚才还疼,现在有点麻啦。”
翔天还在纳闷:“要是在儋州,显然是冲着我来的,我毕竟当过警察,也得罪过一些人,可这是在海口啊。”
“你当过警察?”云梢有点奇怪。我和翔天都没有回答他。
“小珊呢,不在家?”我突然想起他女朋友。
“加夜班去了,半夜里才回来。”
翔天还在沉思。
“别想那么多啦,翔天,没事的,”我反倒安慰他。
“舅,你不懂,如果是故意的话,他还可能会有第二次、甚至……”
我和云梢顿时担忧起来。“我还好,伤好后就回去,可你怎么办,翔天。”
“我自己会小心的啦,舅,再说我吃住上班都在小区里,几乎不出门,应该没事。”
三人沉默一阵。
“好了啦,别为这事弄得大家不开心,”云梢安慰起来,“哥,你来了应该高兴才对嘛。翔天,你该洗澡去了,洗了后放好水。”翔天知道是为我放的洗澡水,应了一声去了。
看着翔天进卫生间,关上门,梢才对我说:“这小家伙可喜欢你呢,要不是他,你还不来海口看我呢,哥。”
我微笑不答。
“怎么他说当过警察,怎么回事?”
我没法不把实情说出来。
“原来是这样,哥,要不是我们有过那事,我还不敢相信男人和男人会爱得这么深。”
“你现在和小珊怎么样,谈婚论嫁了吗?”
“差不多啦,她家也同意。”
“唉,男人和男人,”我叹了一口气。
“哥啊,我说了你可别不自在,我现在一想起我们以前做那事,全身都好象起鸡皮疙瘩呢,哈哈。”
我瞪了他一眼,接着也笑了:“那今晚上我们再来啊,怎么样,哈哈,”我逗他。
“去你的,不正经,你要敢碰我,我一脚踢你回老家去,哈哈。”
脚踝受伤的这边腿坐久了,感觉好麻,轻轻地动了一下。梢赶紧过来帮我把腿扶正,然后悄悄地问:
“哥啊,你今晚上会不会?”
“什么?”我不解。
“会不会和他啊?”用嘴朝卫生间努了努。
我立刻领会:“什么啊,我们连手都没碰过呢。”
“那你想不想嘛?”
“你问那么多干吗啊,你不是想到这些就起鸡皮疙瘩嘛,”我笑骂他。
“哥啊,我安排你们睡一起,哈哈,好不?”
话刚说完,卫生间门开了。翔天穿着内裤走了出来:
“舅,去洗洗啦,我帮你。”
云梢含笑不笑地扶我起来。
卫生间里,我泡在浴缸里,受伤的一边脚架在缸沿上。翔天在一旁陪着我。
“翔天,去把你的手机拿过来,”我突然想起一事。
“做什么啊,舅,”翔天不解。
他还是去拿来了。我打开他的手机,他偷拍我的裸照还保存着。
翔天羞红了脸,低声说:“盛广军把这个也告诉你了啊。”
我把手机还了他,说:“快删了吧,留着不好。”
“不,舅,我几乎每晚上都看它呢,我不删。”
我转过头来,端祥着翔天那俊美的脸,想伸出手去摸,可还是止住欲望。
“舅,我有一次看着照片,”翔天情不自禁地,“还Z慰了呢。”
人在说话,头却埋了下来,继而靠在我的胸前。
我深呼一口气:“翔天,今晚上和舅睡吧。”
一大清早,翔天就被我赶去上班了,否则他打算请假来陪我。
小珊还没起床。云梢带着诡怪的笑容陪我吃早餐。我知道他在想什么,可不想和他解释。
和翔天同床一个晚上,竟至始至终地交谈着。昏暗的床灯下,翔天那混着亲缘之血的罗体,竟让我伸不出手去……
“舅,假如你不是我舅,你会喜欢我吗?”
“舅,我这么想,你有没有瞧不起我啊?”
小外甥问了好多问题,我的回答大都含糊。
我可以自己一瘸一瘸的走起来了。云梢今天休息陪我。
坐在沙发上,突然想起林志贤,他在做什么呢。还真别说,一想起他人,电话就来了,听见他的声音,感觉特轻松:
“新的分店快装修好了,一周后就开张,你也替我高兴高兴啊。”
“好啊,有没有按我的意思设计啊?”
“放心吧,你不论到哪里,一看见店门,就知道是咱俩的店啦。”
一句“咱俩的店”,让我心里荡了一下……
挂了志贤的电话,盛广军意外地打来了,问的话更加意外:
“小表舅,你怎么样,脚好些了吗?看见你没住院,想想问题应该不大。”
我以为翔天和他见过面了才知道的。
“翔天还不知道我来了海口,你先别告诉他好吗?”
“你不是一直想见他的吗?”
“他不想见我,我这时候见他也没用,我还没那么冲动呢。我知道他上班去了,我这就去你那里,你告诉我地址吧。”
心里一大堆疑问在迎接盛广军的到来。我把云梢支出去买东西了。
“小表舅,脚还疼不?”盛广军坐下来就问。
“你应该嫉妒我才是啊,怎么这么关心我呢?不介意我这么说吧。”
“起初我恨死你了,可是一想,还是我自己的问题啊。我用了两年多的时间,都没有使翔天爱上我,我真笨。翔天一开始就告诉过我,他并不爱我的。可是我也想,要是你不出现,也许我们会好下去。小表舅,你喜欢他吗?”
沉默了一会,我说:“隔着这一层关系,我想我不能喜欢他。不瞒你说,昨天晚上我和他就赤裸相对了,可感觉却越来越沉重。这样的感觉也许以后会很深的伤害他呢。”
“说说你吧,小军,你好象很神通广大啊,竟然知道我们在海口的一切。”
“我来海口的第二天就知道翔天的工作地址了,我父亲在海口的关系网那不是吹的。想想一个警察竟然跑来做保安,我不知道是替自己难过还是替他难过。也难怪他会遭到人家的报复。”
“你说什么,你是不是说我们被摩托车撞的事?”我一惊。
“是啊,那家伙以前被翔天抓过的,刚释放出来,没想到在海口出现。看见你只是被擦到了脚,我就追他的摩托车去了。你放心吧,我搞定他了。”
“那还多亏你了,我就怕他以后还会报复翔天。”
“不会了,我要他保证,否则他也别想在海口混。”
“你呢,你说还不敢去见他,那你有什么打算,总不能老这么跟踪他吧。”
“他的心在你身上,我见他只会让他烦我。小表舅,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
这时候云梢回来了,我们的话也打住了……
盛广军走后不久就给我发了一条信息:我会一直守在翔天的身边,我要重新追求他,和他一起奋斗。这是我的愿望,我一定要实现。
没多久志贤发来了他的彩照,那帅气祥和的笑容,让我感到真的很轻松温馨……
翔天下午下班后就过来了,正好帮我换药。我想必须和他说清楚了。
“舅,我知道你很难接受我,我也说过不强求的。反正我就这么想着你、爱着你。我一定要参加今年的高考,毕业后回老家体面地工作,可以经常见到你,这是我的愿望,我一定要实现。”
我叹了口气,说:“你知道吗?盛广军一直就在你身边呢,他对你的爱真的好执着啊。”
翔天闻言顿了一下。
我把摩托车事件真象说了出来,翔天并没多大吃惊:“这不奇怪,他在市武警中队有些哥们。”
换药完毕,我伸了伸脚,舒了口气。
“两天后就可以回去了,这两天你好好上班,不用过来了吧,翔天,好吗?”
“好吧,不过我想来的时候自己也控制不了,”他自嘲地笑着。
翔天没和我们吃晚饭就走了。
云梢背着小珊悄悄对我说:“我从阳台上看见翔天是流着眼泪上车回去的。”
两天后,脚未痊愈,可也能正常走路了。走的时候没告诉翔天,不忍心让他来送,上车后才分别给他和盛广军发了信息。
回来后和志贤的联系越来越多了,要是没有罗翔天的出现,也许不会发觉自己对志贤越来越牵挂了。明天就是他新店开张的日子。正在思量要不要去儋州一趟,参加他的开张典礼,他却打来电话要我去车站接他。我摸不着头脑……
“你这家伙,这时候还有空过来,不打算开张了?”俩人相互拥了一下,随即松开。
“来,我带去一个地方,”拉着我叫了一辆车。
一下车,就被一个理发店吸引住了,那是我和志贤最初认识的地方啊,怎么还在?我仔细一看,理发店明显是新的,却和以前的设计一模一样。
“我手下的伙计还行吧,这可是按你的意思设计的,”志贤得意洋洋。
我顿时省悟过来,原来他的新店是开在我这边啊。
望着咬牙切齿的我,志贤抓了抓脑门,哈哈直笑:“我说过要开新店,可也没说开在儋州啊。我想过了,你以后头发长了,我就从儋州过来理,我再也不会让别人碰你的头发啦。”
“可你竟敢瞒我,你惨了,今天晚上我会好好和你算帐。”
到得晚间,二人果然算起帐来,只是不知算何帐目,未见真切,未曾记得,此是疑案,不敢篡创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